彩票快三计划-pk10计划软件手机版ios_pk10计划倍投器_北京赛车pk计划app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频道 >

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日久情深在线阅读第4章为什么一定要选她?

购乐彩票网页计划

发表时间:2019-04-03 15:26 作者:景之

日久情深最新章节由小编带给大家,日久情深是作者景之原创小说,讲述了安北城苏小南之间的故事。

苏小南有点懵。

“安北城?”

“嗯。”

“将军巷十八号的……安北城?”

“嗯。”

“将军巷十八号传说中的安公子……安北城?”

男人眉头几不可察地一蹙,没有否认。

苏小南嘴角抽抽,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想她刮刮乐从来都中不了五块钱的赌运,俩嘴皮子一乱磨,就中了个头奖?

“对不起,我必须先向您道个歉。”

起身,九十度深鞠躬,苏小南的态度很端正。

尽管事出紧急她才扯的谎,可到底借了人家的光,诚意得够。

而且,她服了软,依他这样的身份,总得维护形象做做样子,不会太为难她吧?

低头,敛目,她肚子里备了一句“您真是个大好人”,等着接他客套的回话,可腰腿都酸痛了,也没有盼来丁点儿动静。

再一抬头。

对上两个黑黢黢的墨镜片,在凝视她。

走廊里,白惨惨的灯光映在安北城的身上,空气里似乎有一股子令人窒息的压迫感,让苏小南极度憋闷,哪怕把腰杆子挺得笔直,下巴扬的老高,也没法儿在他面前找到势均力敌的平等感。

“对,我承认,这事儿我办得确实不太靠谱,可当时的情况——”

苏小南回头扫一眼不曾熄灭的手术灯,语气自然低落下来。

“那里头躺的是我妈,我就这么一个妈,我不能眼睁睁看她出事吧?安公子,我有妈,你也有妈,人人都有妈……想来你能理解的哈?”

他迎向她的视线,不吭声。

她瘪瘪嘴,继续。

“……如果我的行为给你造成了困扰,那我郑重跟你道歉,如果你需要澄清什么或者跟谁解释什么,我责无旁贷。当然,欠的钱,我也会尽快还清。”

她把能想到的理儿,都说了个遍。

安北城依旧不为所动,颀长高大的身子偎在休息椅中,不显半点儿狠戾,却让她无端觉得身上发凉,好像被一头凶悍的野兽虎视眈眈地盯着,随时会被拆吃入腹。

苏小南神经猛地一紧,垂下脑袋,盯着自己局促的脚尖。

欠人嘴短。

她没权利不低头。

“安公子,您就好人做到底,帮我这一次吧。”

安北城眼波淡淡一转,45度侧眸,凝视她。

苏小南并不是胆小怕事的女人,可在安北城面前,却有点儿紧张。

怪不得书上说,有些男人天生就带有杀气。实际上,安北城是她见过长得最为英俊的男人,眉、耳,鼻、嘴,下巴……没有一处颜值上的硬伤和死角。可同样也是这个英俊的男人,身上却莫名有一种生人勿近的“无欲气质”,让她找不到一丁点可以与他交流的突破口。

时间,越来越多的掉入沉默的黑洞。

苏小南的耐性终于电量告急,跺一脚又一屁股坐了回去。

“道歉,你不接受;借据,你又不要,依你安公子的身份,亲自跑这一趟医院,该不会就为了看我一个小姑娘苦苦求饶吧?”

她说话开始带刺。

没办法,骨子带的,吃得了亏,吃得了苦,就吃不了“横”。

安北城剜向她,目光锐利。

苏小南高抬下巴,迎了上去。

怎么着,带墨镜就怕你啊?

相视一瞬,安北城眉头一皱,率先收回目光。

“你有两个选择。”他沉声:“签,或不签。”

坐了这么久,这男人就讲了一句话,还拽得让人生恨。

可……签什么?

苏小南的眼前,晃过王厅那张“器重”的脸,以及那份无厘头的合同婚约。

从小,她直觉倍儿准,选择题五道至少懵对仨,以她的直觉判断,这件事,绝对不会是个好差事儿。

警校优等生的嗅觉也提醒她,有些浑水,趟不得。

“落井下石是吧?如果我选择不签呢?”

安北城没有看他,从衣兜里掏出一支香烟,漫不经心地叼在嘴上,低头,打火机“啪嗒”一声,火光便跳跃起来,映得他冷峻的脸,也生动真实了几分。

苏小南嫌弃地皱了皱鼻子。

他顿了顿,关掉火机,却没点香烟,只拿修长的手指把玩着,面上挂着一种难以窥测的幽冷。没有情绪,近似面瘫。

“后果自负。”

四个字,一个比一个冰冷。

大热天的,苏小南像被西伯利亚的冷空气罩了个满头,有点受不住这种大人物的大爷病。

可同样的,她也开始好奇。

“安公子。”她望定他,带着一张典型的苏氏招牌八卦脸,“我可不可以问一个问题?”

他微抬下颌,示意她说。

“你是谁?”她特想知道他的身份。

“安北城。”

“……”

这答了,与没答有区别?

苏小南疑惑更重,“那么多能干漂亮的女警,为什么一定要选我?你可千万别说,对我情有独钟哦?”

安北城微微眯眼,目光看似淡淡,却像淬了毒。

久久,他没有回答。

空气里的气氛,古怪的凝滞着。

就在苏小南强迫症发作,快要忍不住去掰开他嘴的当下,一个清越的嗓音从电梯口传了过来。

“真他妈活见鬼!一报你安公子的大名,医院竟然不收钱,说有人垫付了!”

长长的过道上,走来一个高个头的男人,一身看似随意的悠闲服,却穿出了一种豪门贵公子的派头。人俊气,走路姿势也端正,双肩不晃,长腿笔直,让苏小南有一种见到阅兵式上帅气军人的错觉。

“老子问他们到底哪个给的钱,谁也不知道……北城,你说这事儿玄不玄乎?”

苏小南也很吃惊。

是有人为了巴结安北城付的钱,还是医院压根儿不敢收?

她抿抿嘴,不了解情况,不好吭声,心里却松了一口气。

安北城没给钱,规矩上,他并不是她的债主。

两个人都安静着,那男人却在安北城的身侧坐下。

“噫!”他抬眼,撩一眼白T恤、牛仔裤,扎着马尾像个大学生的苏小南,薄薄的唇角微微往上一翘,露出兴味儿的笑,“北城,怎么也不介绍介绍你的小媳妇儿?”

小媳妇儿?这个词让苏小南脸色有点不自在。

“这位大哥,你这么唠嗑合适吗?”

“哟嗬?是谁在医院里大声嚷嚷自己是安公子的老婆?哦,如今你把我们安公子用完了,就想不认账,要始乱终弃是吧?小妹妹,你这样做人,可不厚道啊?”

话丑,理却端。

苏小南斜瞄着安北城不动声色的脸,恨不得缝住那货的嘴。

可那货却像一个来讨债的话痨,说完又调侃地看安北城。

“咱可不能同意啊哥们儿,堂堂安公子,怎么能让妹子白白‘用’了不负责呢?”

这货说话,三句里有两句都带“内涵黄料”,苏小南头都大了。

她不想和这个长得帅却不讲人话的家伙瞎扯。

既然医院不收钱,也不需要还了,欠的只有一个人情。

她摸了摸有点儿发烫的面颊,再次起身,朝安北城倾身致谢。

“安公子,今儿的事,谢谢你了。以后有什么用得着的地方,你招呼一声,苏小南做牛做马,也必定还你这份人情。但是……”

瞥一眼兴味正浓的话痨男,她小声说:“那个事儿,我不能答应。”

安北城眉梢一沉,没有答话。

那个损人的家伙却像听了什么大新闻,叫了起来。

“那个事儿,什么事?嗳嗳嗳,我说小媳妇儿……哦不,北城的小媳妇儿,咱可不能这么办事儿啊!我们家北城不缺牛耕地,也不缺悍马骑,就缺一个暖被窝的妞儿。你把他……用都用了,怎么能拔腿不认?”

什么叫她把他用都用了?

苏小南气得七窍生烟,又不好当场揍他。

狠狠瞪那货一眼,她看向安北城。

“安公子,您看可不可以……”

安北城薄唇一抿,手上把玩许久的香烟,突然变成一道抛物线,斜斜飞入对面的垃圾桶。精准度、力量感、还有他掸烟那一瞬的潇洒动作,再结合这两人一身练家子的身板儿,苏小南对他的身份更加好奇起来。

可他却在这时起身,往电梯口大步而去。

嘴里的话,也不是对她说的。

“吴越,告诉院长,这个女人,我不认识。”

日久情深

日久情深

  • 评分:5.0
  • 点击:27
  • 来源:麦子阅读
  • 作者:景之

《日久情深》词雅文练,布局新颖,语言新颖清爽,文笔很好,情节设置的很合理,语调轻松幽默,值得推荐。

Copyright © 2010-2018 联系QQ:284168220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