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快三计划-pk10计划软件手机版ios_pk10计划倍投器_北京赛车pk计划app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闭月记

闭月记

闭月记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04-03 13:54

评语: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很多作品看完一遍,大家就放下了,但是这一本,绝对值得大家多次回味

——那边的小哥,我看你面堂发黑脸色萎靡,定是害了病,来来来,林大仙给你抓几副药。——什么?你没有钱?没钱也没关系,我看你相貌端庄眉清目秀,收你香吻一个便了。——你是男的?男的正好,人道“村尾那个好男色的庸医”,说的正是区区在下。——香吻不行?那摸两把酥臂总是可以的吧!——摸一下也不行?只能送我乌发一撮?——哎……谁让我对美人儿没辙呢?江湖上流传着一句话。号令天下,流英指路。闭月诛心,唯我独尊。这里面有两样东西,江湖上人人趋之若鹜。第一样,是象征着盟主地位的宝剑,流英剑。彩票快三计划-pk10计划软件手机版ios_pk10计划倍投器_北京赛车pk计划app小说网为大家提供闭月记在线阅读,闭月记(俞森流苏)是作者七曜公最新完成的短篇小说。

精彩章节

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个晚上。

满眼的鲜红,满目的火焰。

火焰如花,瞬间吞噬一切。碉楼画栋,奇木异林,只一瞬就被燃烧殆尽。

我的手上流着鲜血,那是慕容府上十四个人的血。

这夜,明星清澈,月华如练,闪烁的星河横在头顶,蜿蜒流淌向无尽的东方。

我对颤抖着跪在身边的孩子说:“你害怕吗?”

孩子面无血色,大眼睛直直地盯着我,里面水光涌动,但他却仍是没哭。

他看着我的眼神让我心惊。那里面有的不仅是憎恶,还有隐忍。

他不回答我的话,我又仰头看了一会星星。

不知为何,想要让这孩子活下去的念头出现在我脑中。

为什么呢?

或许,多少年后他也会像我一样,复仇的冲动占据一切,支撑着他活过十年。但当一切都结束后,却看着冲天的火光和漫天的繁星,感觉到无所适从了。预想过无数次复仇后的快感没有出现,有的只是无力和茫然。

繁星已经不像孩童时候那般明亮了。

我拍了拍衣摆上的灰站起来转身就走,不再看那孩子一眼。

他稚嫩的声音说:“杀了我,否则你会后悔的。”

我有些同情起这个孩子来。

我蹲下来,摸上他的脸。他的脸绷得很紧,被我碰到的一瞬间神情明显变了变。

我说:“好好活,我等你来杀我。我叫俞森。”

事实证明,我说这话的时候,一定是脑袋进水了。

鼻涕泡啪地一声破了,我晃了晃昏昏沉沉的头,惺忪睡眼前逐渐显出一个人影来。

面前的人杏脸桃腮,下面一双媚人的丹凤迷离眼,美目流转顾盼,一对细细的柳眉微蹙。

下定论:美人,美丽俏佳人。

美人儿看了我一会,薄唇轻启,气若幽兰。

“庸医,你摸了半天,究竟摸出什么来了?”

我往下看了看,只见美人儿半挽锦袖,露出一白嫩胜雪的肌肤,削葱纤指轻轻地搭在软枕上。我脏兮兮的手就这么搭在那无瑕的手腕上,很有一种白豆腐拌着臭豆腐的即视感。

我又装模作样地在白胳膊上蹭了一会,惹得美人对我怒目圆瞪,好一会才恋恋不舍地放下手。

我道:“这脉象往来流利,如盘走珠,应指圆滑,时而突跳如豆,厥厥动摇。依我所见……”我话说了一半,故作玄虚地摸摸脑门,另一只手装模作样地在案几上画圈圈。

那美人儿急了,一双美目瞪得大大的,后边一干姑娘相公都瞪着我看,老鸨哼一声,从花里胡哨的绣包里掏出两枚铜钱,扔到案几上。

“别卖关子,有话赶紧说!”老鸨说道。

我乐滋滋地收了铜钱,笑道:“恭喜啊恭喜,这是喜脉!”

一干姑娘相公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美人儿闻言色变,俏脸上一会白一会绿,好看极了。

老鸨的身子颤巍巍地晃了晃,对我伸出一根抖个不停的手指,“庸医……你个庸医!”

我轻描淡写地一笑,“怎么?”

那美人脸色终于不变了,黑着脸幽幽道:“我是男的。”

我对他拱拱手,道:“恭喜公子。”

美人脸色更阴了,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我是男的,哪来的喜脉?”

我道:“公子最近是否食不知味,睡不安寝?”

他答:“是。”

我又道:“公子是否最近时常莫名心焦,时而狂喜时而郁悴,闻音律而伤怀,睹花谢而情愁,悴悴然不知何往,度日难耐?”

他诧异地看我,道:“正是!这是什么病?”

我朝他眨眨眼,道:“此疾与公子发上的玉簪子有关。”

他错愕了一瞬,脸上红了些。

我伸手取毛笔在宣纸上写了几个字,把纸折起来递到那公子手中,笑道:“别担心,这是喜脉,大喜之脉。你拿着这方子,看过便知。”

公子展开单子看了几眼,柳眉竖了起来,朝我甩了个冷眼,道:“假药庸医,胡言乱语,乱棒赶出去。”

老鸨也对我瞪圆了眼,中气十足怒道:“乱棒赶走!”

几个彪形大汉从门外进来,我赶紧把东西统统塞进药箱里,用布一把捆上抱在怀里往外走,一边对大汉赔笑脸道:“兄弟,好说好说,别着急,我这就走,我自己能走,哎——别送啦!”

一名大汉一抬脚,把我踢出了怀春楼的门,我沿着楼梯滚了好几阶,感觉浑身骨头架子都要散了。

一抬头,看见药箱就躺在不远处,已经被摔开了,里面银针药丸子撒了一地,一枚小瓷瓶还骨碌碌地朝不远处的人群滚去。

我赶紧爬起来,连衣衫都来不及整,追着小瓷瓶跑,瓷瓶滚进人群,撞在一人的脚边停了下来。

好几个样貌粗犷的男人站成了一圈,腰间别着大刀短剑,看样子都像是江湖上走路的爷,这些人都是我现在惹不起的。

我趴在外面,看他们没有一点要走人的意思,于是悄声悄息伸出手去够瓷瓶儿。

我居然忘了我自从武功被废后身体就彻底坏了,一点体力也没有。这下撑着地的手一软,我身子一歪,就这么靠在了一位爷的腿上。

我赶紧抬起头,看见一群凶神恶煞的大老爷瞪着眼睛看着我。

我眨巴眨巴眼睛,咧嘴笑了一下,又眨巴眨巴眼睛。

我道:“各位爷,我是路过的,不打扰各位爷了,我这就走……”

伸手捞起瓷瓶悄悄揣进兜里,我低着头想要化作一片云彩轻轻地离开这是非之地。

“等等。”一个好听的声音轻轻地响起。

声音很轻,却像一丝清风吹进闷热的房子里,让人无法忽视。

这些年来我阅花无数,练就了一番只需听见声音,就能够判断那人相貌如何的功夫。此时我只听见这两个字,就知道说话的人一定是个美人。

然而美人虽好,却还是性命重要。

我头也不回,权当听不见,低着头匆匆而走。

“慢着。”一个粗犷的声音叫道。

我不用回头,就知道他一定是个蛮壮汉子。然而这次我不得不回头。

我潇洒回头,甩过去一个人畜无害的笑脸,“各位老爷,还有什么事?”

一个大汉走过来,两根手指头捏着我的后领子,我还没等反应过来,就被人像拎小鸡一样拎了起来。

我干叫:“爷,爷,我就是个卖药的郎中,我什么也没干呐——我什么也么听到,您行行好,我上有八十岁老人下有嗷嗷待哺幼畜,您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

那汉子把我往地上一扔,我哎哟一下摔在地上,还翻了两个跟斗,手里这么随便一推,却碰到一个软绵绵的东西。

抬起头来一看,我呼吸差点没停掉。

美人。

前面加一个定语,大美人。

前面再加一个定语,超级无敌大美人。

前面再加一个定语,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超级无敌大美人。

超级无敌大美人用他含着无穷水色的眸子望着我,他芙蓉般的脸颊上破了个口子,血迹已经凝固了,鲜红的血迹衬得他如凝脂的雪肤更加白皙,黑缎般的乌发散乱开来,有几缕轻轻地垂在他肩上,有种脱俗的惊艳。

和他一比起来,刚才那个相公简直就是路边的屎壳郎。

啧啧,真是人比人比死人呐。

他看了我一会,突然嘴角一弯,眼里露出些笑意来。他伸出手指,指了指我身后。

我眼睛都直了,盯着他放不开眼睛。

他又指了指我身后。

我终于意识到问题所在,刚想回头,背上却重重地挨了一脚。

大汉又把我拎起来,吹着胡子问我:“你是不是认识他?”

他身上散发出来浓浓的羊骚味,让我泛起一股呕意。

我说:“大爷,您太抬举我了,我就是一卖药的,怎么会认识这位公子这般貌美如仙的人呢?”

那个好听的声音又响起来:“他是我主子。”

我愣了。

我扭过头看他,看到大美人一脸淡然的模样。

大汉看我的眼神更凶狠了。

我对这种转变表示深切的理解。那眼神就是一桌精美佳肴被蟑螂爬过时看那蟑螂的眼神。

我赶紧辩解:“大爷,大爷,诸位大爷,请听我一言,我真的不认识他,诸位大爷一定要明察啊!”

“主子……”

那好听的声音又在喊。

我怒道:“我不是你主子,你别诬陷我!”

那男子看了我一会,低下头去小声啜泣,“主子,你不要我了,你要卖了我了么?”

那一群大汉看我的眼神好像想把我剥了喂狗吃。

我扭着头看半坐在地上的大美人,他穿着月白色的锦袍,腰间扎着一条湛蓝色镶金流云腰带,裙裾下摆绣着银线祥云滚边。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分明是哪家走丢了的贵公子,怎么可能是我这种布衣短打之辈的池中之物?

这群大汉,两个眼眶里长着的都是石子儿吗?

那群大汉里有个人道:“现在我们堂主的衣裳被你的小倌弄脏了,你说怎么办?”

几名大汉往边上撤了撤,簇拥出一个身穿锦服华衫的半老头子。那老头一挥衣摆,指了指胸前一滩菜汤。

堂主老头子道:“郎中,你是个知识人,俺也不跟你说瞎话,你瞅瞅,俺这衣裳满是菜汤子味儿,还怎么穿呐?”

我说:“对对,堂主老爷英气神武,怎么能穿被菜汤弄脏了的衣裳呢?”

堂主老头子听着很中用,点点头说:“那你说,于情于理,你是不是该赔我一件?”

我赔笑道:“那泼您汤的人当然得赔您,我嘛……”

堂主老头子对边上一汉子说:“你告诉他,这衣裳多少钱。”

边上那汉子茫然地眨巴了几下眼睛,小声问:“多少钱啊?”

“蠢货!”堂主老头子骂了一声,伸出五根手指头。

那汉子走出来,挺着胸膛高声道:“你得赔咱们堂主五白两银子!”

堂主老头子又骂:“混脑子!五千两!”

我幸好是给人拎在半空,要不现在准打一趔趄。

我看着那美人,说:“破财消灾,公子你要是有五千两,就拿出来息事宁人吧。”

那美人看看我,轻轻一笑,道:“我是主子的人,主子怎么反而找我要钱了?”

我简直要岔气了。

众汉子几十双眼睛都朝我看。

我吞了口唾沫,干巴巴地笑了笑,朝我的药箱子指了指,道:“把我那箱子拿过来。”

汉子们惊愕地看着我,一人跑过去拎来我的药箱,怀疑地瞅了半天,像是在掂量里面有没有那么多钱。

我在里面掏了半天,找出来一个钱袋子,拉开口子倒出来十三枚铜钱,捧着递到堂主老头子面前,道:“堂主老爷,我这一身就这么点,这还是要给我家娃儿买布的钱,不够您买身新衣服,但是找村头刘姐洗衣服的钱是够了。”

堂主老头子看了我半天,接着露出一抹奇怪的笑,他说:“你在逗我。”

堂主老头子一抬脚把我踢翻,铜钱滚了一地。堂主老头子挥一挥手,几个大汉汹汹而上,把大美人从地上拉了起来。

美人身上似乎有伤,被他们粗暴地一拽,脸上一下就白了。

堂主老头子说:“郎中,你是个知识人。天有天道国有国法,弄脏了别人的衣裳就要赔钱,没有钱就抵押货物来赔,这道理你总懂得吧?”

堂主老头子笑得很得意,他手下一干大汉笑得不怀好意。

大美人的眼神有些惊惧,他恳切地看向我,眼中水光流动,轻轻地咬着下唇,双唇毫无血色。

我心下了然。

他们早就看上了大美人的美貌,只是想个法子要把他讹走。

拦路绿林,趁火打劫。这种事屡见不鲜。

若是以前的我,可能会如师父所教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但如今的我,只是一介凡子草夫。或许连一个凡人也比不上。

我只想平平淡淡地活着,如草芥一般地活着即可。

我干笑,道:“堂主老爷,我懂得的。”

堂主老头子笑了几声,挥挥手准备带人离开。

我喊道:“堂主老爷请留步,我还没说完话。”

一行人停了下来,大美人扭过头来看我。

我说:“我还有一件传家宝,或许能值五千两。”

旁观的人越来越多,堂主老头子就算想硬把人带走也是不行的了,只能耐住性子停下来看。

“什么东西?”堂主老头问。

我说:“‘武学至尊,流英指路。诛心闭月,舍我其谁。’这句话,堂主老爷总是听过的吧?”

汉子们全都变了脸色,堂主老头子的心思从大美人身上抽开,看着我的眼神变得狰狞起来。

他一步步向我缓慢走来,手轻轻地握住背上的双头斧。

“流英剑?”

我瑶瑶头,“另一件。”

他显得更惊讶了,眯着眼看我,“《闭月宝典》!闭月宝典怎会在你手上?”

我道:“怎么会在我手上?那你就得问这宝典的主人了。”

堂主老头子脸色骤变,他喝道:“不可能!这世上练成闭月宝典的只有一个人!他……绝不可能,不可能!”

我笑道:“流月宫宫主流苏,你可想知道他给我什么了?”

堂主老头子瞪大了眼睛。

我深吸一口气,从怀中掏出一本线钉书,朝身后用力扔出去。一干汉子脸色忽变,高喝一声拔腿朝那书冲去。我一甩衣袖,扔出握在手里的两枚硝粉丸,丸子砸在地上,顿时放出橙红色的粉雾,一瞬间包裹了所有人。

嘶喊声和怒骂声响起来。

“啊——眼睛!我的眼睛!”

“狗崽子!抓住那狗崽子!”

我用袖子捂住口鼻,辨清了方向冲上去,找到了那月白色的身影,抓住他的手就往外跑。

我低声喊道:“捂住脸,跟紧我!”

我回过头,看见他眼中水亮的笑意。

心里竟然砰然一跳。

我苦笑不已。

俞森啊俞森,你这好色的脾性,总会害死你。

跑出迷雾,我拉着他跑进小巷里,后头的叫骂声紧追不舍,脚步声越来越近,我的体力却不够了。

大美人捏了捏我的手,突然拉着我转了个弯,缩进一条小道里,里面是一户人家。

我低声说:“这边是死路!”

大美人笑了笑,拉着我冲进人家,直直地朝人家的水井跑去。

我心下大惊,连忙后退。

大美人看着娇弱,但力气却出乎意料地大。他这么猛地一拽,我就被他拉到了井边。

我冷汗都下来了,我假装镇定地笑道:“大美人,你在开玩笑。”

大美人笑笑,柔顺的长睫毛在他眼睑下洒下一片月形的阴影。

他说:“嗯,开玩笑的。”

说完,他一抬脚把我踹了下去。

在长长的水井中坠落的时候,我心里转过一个念头:今天摸了两个美人的手,却被踹了三脚,简直亏到家了。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短篇 短篇美文 短篇言情
短篇
短篇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短篇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短篇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短篇美文
短篇美文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短篇美文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短篇美文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短篇言情
短篇言情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短篇言情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短篇言情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8 联系QQ:284168220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