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快三计划-pk10计划软件手机版ios_pk10计划倍投器_北京赛车pk计划app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 > 情迷相思桥

情迷相思桥

情迷相思桥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04-03 20:03

评语:超级吸引人的小说,能够把故事里那些琐碎的事情,描写的那么好,活灵活现,栩栩如生,真的太棒了!

书名叫《情迷相思桥》的小说,主角是苏易轩伊米的小说是作者伊潥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小米,记住,爸爸是爱妈妈的,只要相爱,即使不在一起,也永远在彼此的心里。

精彩章节

null华丽的舞台,男子迈着优雅的舞步,渐渐走近,她原地转身,身上魔法般地换上了一套粉蓝相间的leisi舞裙。她是公主,伸出纤纤之手,等待她心爱之人。近了,越来越近了,她看清楚了王子的面孔,一半冷峻,一般温暖,似曾相识的感觉,却不知为何,想不起他的名字。

“嫁给我,做我的新娘。”王子握住她的手,深情地说道。

“请照顾我一生一世。”她握紧王子的手,将一生交给了他。

她随着王子一起,在漫无边际的黑暗中起舞,快乐无比,她忘情地闭上了眼睛,任身体自由舒展,舞步轻盈自在。待她睁开眼,黑暗中只有她自己,王子不见了。她惊慌失措,这时,韩珉勋出现了,他穿着跟王子一样的衣服,带着不变的笑容,伸出手,对她说:“请做我的新娘,让我来照顾你一生一世。”

她呆住,后退。“不,你不是他,他在哪里?”

“做我的新娘,只有我能给你幸福。”韩珉勋一步步向她走来。

“不!”伊米转身跑了起来,跑进浓的化不开的黑暗……

然而,简瑞儿却出现了。她穿着血红的长裙,卷卷的秀发披在肩上,她美得一塌糊涂,但是嘴角却是狠毒的笑,她说:“你把我的未婚夫还给我!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

“不!瑞儿,你误会了,我跟他只是朋友。”她慌张,她像简瑞儿走去。

“你这个骗子,我不会再相信你!”简瑞儿拿出一把刀,疯了一样向她刺去。

她连忙转身,继续跑,然而前面却是韩珉勋,韩珉勋伸出手,对她说:“做我的新娘吧,让我带给你幸福。”

“求你们,不要逼我。”她走投无路,蹲在原地,头痛欲裂。

……

“小米,醒来!小米……”

是妈妈的声音。妈妈来救我了吗?

伊米挣扎着,抓住了妈妈的手。

“醒醒小米,你做噩梦了。”伊筱冉扒开伊米的被子,把她从紧紧缠绕的被子里解救出来。

大口地喘着气,伊米睁开眼,发现自己完好地躺在自己家的chuang上,妈妈正俯视着自己。

“妈,我怎么在这里。”伊米看着妈妈,问了个很傻的问题。

“昨天韩同学送你回来的。”伊筱冉摸摸女儿的脸,热热的汗。

“哦。”伊米这才想起了昨晚都发生了什么,自己去参加宴会了,然后跟黑衣假面男生跳舞了,但是……然后呢?自己是怎么回来的?

“还有另外一个男孩,我没见过,穿着黑色的礼服,长得挺好看的。”伊筱冉说。“也是你的同学吗?”

“不,我没见过他,他昨天晚上戴着面具,我只知道昨晚去参加的就是他的生日宴会,他是韩珉勋的好朋友。”伊米答道。

“好了,先别想了,快穿好衣服,下楼洗漱,然后吃饭。”伊筱冉拍拍女儿的肩膀。“吃饭的时候再给妈妈讲讲昨晚发生的事,妈妈还想听呢。”

“好。”伊米答应道。

昨晚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记忆出现了断层?

伊米找到手机,拨通韩珉勋的电话。

嘀声五次后,有人答话:“喂?”

这不是韩珉勋的声音,伊米听得出来。

“我是韩珉勋的同学,请让他接电话。”伊米说。

电话那端沉默了良久,没有回话。

怎么回事?

“你是……伊米?”电话那端问道。

“是,你怎么知道?你是哪位?”伊米诧异地问,这声音如此熟悉。

又是沉默,然后伊米听到电话那端跑远的脚步声,估计他是去找韩珉勋了,怪人,伊米想。

两分钟后,韩珉勋接起电话。“喂?伊米啊,我刚才在洗澡,你头还疼吗?”

“不疼啊?我为什么要头疼?”伊米问。

“因为你昨晚跳舞的时候晕过去了。”韩珉勋说。“我朋友的家庭医生说这是上次脑震荡的后遗症。”

“哦……怪不得我不记得后来发生了什么。”伊米说。“谢谢你送我回家。”

“谢什么,是我把你拐过去的,理所应当把你送回去啊。”韩珉勋笑笑说。

“我觉得好奇怪,为什么要让我上去跳舞?台下那么多女孩,你为什么让我去跟他跳?我完全不会跳舞啊!”伊米终于把昨天晚上憋着没问出来的问题一股脑说了出来。

“因为你比她们更需要锻炼。”韩珉勋答道。“伊米,我了解了一些你以前的事情,你太胆小了,作为你的朋友我很担心,如果我不能保护你一辈子,你该怎么办?我不希望你受欺负,所以希望你变得自信,即使站在公众面前也不畏惧,为自己争取一切。”

伊米沉默了。她没想到,韩珉勋会这么关心她,千言万语只化作一句话:“谢谢。”

“好了,以后不要再说这句话了。”韩珉勋说。“这是我自愿为你做的,不要说谢字。”

“嗯,谢谢。”伊米刚开口,就犯错了,连忙不好意思地笑笑。

“你啊……”韩珉勋无奈。

“还有一件事,瑞儿……”伊米说。这是目前最困扰她的事。

“这个事你不用担心,我会跟她说的。”韩珉勋开口。他总是给伊米这种感觉:不用担心,把手交给我,把信任交给我,我一切都能帮你办好。就像她梦中的那个韩珉勋一样。还好那只是梦,不然她真的会很难抉择。

“好吧。”伊米只好答应。

“还有问题吗?”韩珉勋问。

“没有了。”伊米说。

“那明天见吧。”韩珉勋说。

“嗯,明天学校见。”伊米说。

通话结束。

韩宅。

韩珉勋挂掉了电话,旁边一直侧耳倾听的苏易轩盯着韩珉勋,眼睛一动不动。

“你刚才说的关系她的话,真的假的?”苏易轩问,醋意明显。

“当然是……真的。”韩珉勋说。

“你。”苏易轩觉得很不爽,虽然韩珉勋是兄弟,但是,他不希望任何人跟他抢伊米。

“她是我的同学,现在也是我的朋友,我关系她,不可以吗?”韩珉勋转过身面对苏易轩那张醋意的脸,看他能酸到什么程度。

听他这么一说,苏易轩才松了口气。

但韩珉勋转身的瞬间,闷闷地想:如果我喜欢她,不可以吗?

起身,上楼。韩珉勋觉得心里某个地方很沉重,他的脑海里出现伊米那纯真的大眼睛,跟她很像,非常像。这样想着,他觉得自己很罪恶,很对不起她。

羽晴!对不起,我不该去喜欢别的女孩,不管那个女孩多么像你!

躲进房间里,韩珉勋瘫坐在地上。这些年,没有人知道他的心里有多苦,失去一个人的痛苦,思念一个人的痛苦,每当夜幕降临,屋里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这种痛苦就淹没了他,他就冲进浴室,把水流调到最大,冲刷着自己的大脑,迫使自己不去想,想让水流带走他的痛苦,然而,他却只是在水流中痛哭流涕而已。

易轩,或许我真的是需要一个人来陪,我好羡慕你,有一个喜欢的人在身边,可以守护,可以为她打架,为她受伤,跟她在生日宴会上跳舞。但是,我却不能,从羽晴离开我的那一天,上天就剥夺了我这一切的权利,我变成了一个真正孤独的人。

第二天,回到学校。

伊米走到简瑞儿面前,她正趴在桌子上小睡,长长的卷发优雅地搭在桌子上,瀑布一样顺着桌沿下垂。伊米思考着该怎么开口。

应该还没有睡熟吧。轻轻拍了下瑞儿的肩膀,瑞儿的睫毛动了动,睁开眼睛。

“小米,什么事?”简瑞儿问。

“我是想解释一下昨天的事,你要是还生气的话,就骂我一顿吧,不要不理我。”伊米卑微地说。瑞儿是她第一个好朋友,她不想因为这一个误会而失去她。

“哦,其实我明白的。”简瑞儿说,然后压低声音说:“我知道你喜欢的是苏易轩。”

伊米不可否认。

“但是小米,珉勋他对你太好了,我好害怕,如果他喜欢你,我怎么办?我怎么办?”简瑞儿抓住伊米的手,摇晃着。

“不会的,瑞儿,我跟他只是朋友,他说过的。”伊米说。

“他……说过?”简瑞儿问着,眼睛里闪烁着希望的光芒。

“嗯,说过。”伊米点点头。

简瑞儿焦急的表情缓和了一点,尽管心里还是有担心的,毕竟不是韩珉勋亲口跟她说的,一切还有待进一步证实。她维持着表面的平静,对伊米露出笑容。

下午的阳光有点刺眼,伊米坐在操场看台最高一级的栏杆上,细细的小腿晃动着,眯着眼睛看着操场上正进行的篮球赛,有的时候,伊米想,如果她是男孩子,是不是就少了很多拘束?是不是就会变得勇敢许多?

脸上冰凉凉的触感,伊米一个激灵,转头看的时候身体不稳,要摔了下去……

一双有力的手抱住了她,将她抱起来远离了栏杆,放了下来。

“抱歉,我不是故意吓你的,只是想问问,要不要来一罐果汁,要凉的还是常温的?”韩珉勋晃动着手上的两罐同样地果汁,一罐是凉的,一罐常温。

刚好伊米生理期还没结束,不能喝凉的东西,她伸手摸了摸两罐果汁,拿起了那罐常温的,轻轻地说了声谢谢,虽然很不好意思,但心里暗暗的一股暖流,韩珉勋,你是如此体贴的一个男孩子,真是让人不得不喜欢啊!

抬起头笑笑,伊米注意到韩珉勋肩膀上落着的一片树叶,伸手拿了下来。

“哦……可能是刚才路过柿子林的时候它飘落下来的。”韩珉勋看着叶子,笑笑。很亲密的动作,一瞬间让他好想抱住面前这个单薄得让人心疼的女孩子,目光一刻也无法离开她,但是,这是好朋友喜欢的女孩子,韩珉勋在心里提醒着自己。他只能克制着自己的冲动。

“嗯?怎么了?”伊米也觉得韩珉勋的眼神很是奇怪,还以为自己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呢,连忙在用手在脸上蹭来蹭去,结果却把手上的蹭的铅笔灰全抹到了脸上,白皙的小脸彻底变成了花猫脸。

韩珉勋忍不住笑了起来,用手指着说:“是不是上节课用铅笔写字了?”

“嗯,是啊,你怎么知道的?”伊米仍不知怎么回事。

韩珉勋对着那张花猫脸无奈地摇摇头,伸手进裤兜里拿出一块手帕,为他擦着脸上的铅笔灰。

那一刻,伊米看到,韩珉勋的脸上是认真而疼惜的表情,就好像看着自己的亲妹妹那种感觉。

“啊,谢谢。”伊米退后一步,说道。“我自己来吧。”

韩珉勋的手停在半空中,伊米抢下他的手绢,自己在脸上蹭来蹭去。

“嘿。”韩珉勋哼笑了。

然而,他们谁都没有察觉,在远处,一双眼睛正愤恨地看着他们俩,对他们每一个亲密的动作都记恨在心。

晚上,韩宅。

韩珉勋趴在沙发上写作业,苏易轩在一边品茶,优哉游哉。

“我的伊米今天怎么样了啊?”苏易轩问道。

韩珉勋推了推鼻子上的眼镜,在作业本上写了一个XY,答道:“有我照顾着,你有什么担心的,你就尽情待着养伤吧。”

“那……今天你在哪里看到她的?去我们班教室了吗?”苏易轩问。

“没有,我以后尽量少去你们班了,简瑞儿那个丫头把我当成她的私有物品了,我怕她找伊米麻烦。”韩珉勋说着,发现这道题算错了,果然是一提到简瑞儿就出错。

苏易轩放下手里的杯子,思考着这句话。“哦……哈哈,你老婆吃醋了吧?同情啊同情,还没结婚就被老婆管着了。”

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韩珉勋就觉得心里堵得难受。

啪!

摔掉了手中的笔,笔在地板上弹跳几下,从茶几底下滚到远处。

苏易轩吓得抖了一下。“你、你发什么火啊?”

韩珉勋已经脸微红,他坐了起来,心烦地摘掉了眼镜,眼镜直勾勾地盯着茶几。“简瑞儿永远不会嫁给我!易轩,你应该了解我的,她根本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你是故意气我才这么说的吗?”

“我……”苏易轩慌了,刚想解释……

“你必须娶我!韩珉勋!”

门突然被推开,简瑞儿闯了进来。她握着拳头,喘着气站在玄关处。

“徐姨,怎么随便让陌生人进来了?”韩珉勋喊道。

保姆徐姨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少爷,她自称是简家大小姐,我想到老爷曾经说过的你和简小姐的婚姻……所以就开门了。”

好冠冕堂皇的理由,婚约!婚约!又是婚约!韩珉勋几乎崩溃。

“徐姨,没事了,你下去休息吧。”韩珉勋说着,转身抓起沙发上的练习册继续做题,完全无视还站在玄关处的简瑞儿。

简瑞儿一步步走过去,站在沙发后面,看着不屑搭理她的韩珉勋。苏易轩瞟了瞟简瑞儿,这疯丫头自己从小就认识,果然不是韩珉勋的菜,珉勋的态度如此强硬了,自己也不好说什么了。

“为什么?”简瑞儿带着哭声问道,依然盯着韩珉勋的后脑勺。“为什么你那么关心小米?为什么你都不屑于看我一眼!我就那么讨人厌吗?我也是女生啊,为什么你每次只给小米送礼物,为什么我只有羡慕的份?你有想过我的感受吗?!我们是有婚约的啊,你怎么可以对其他女生好!”

这些话,简瑞儿不知道憋了多少个星期,每次韩珉勋来问候伊米,他们之间交流的每一个眼神都让她嫉妒不已,她不明白,太多的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哪里不如伊米?

“瑞儿啊,你误会了,其实那是我……”苏易轩看到了这其中深藏的误会,原来都是因为韩珉勋对伊米的照顾,这其实都是自己让韩珉勋做的,礼物也是自己给伊米买的,只不过让韩珉勋带到学校交给她而已。但是,他的这些话,没有说出口,就被简瑞儿一个犀利的警告眼神制止了,那眼神在说:你闭嘴,不要你插嘴!

韩珉勋低着头面对着练习册,纸上的那些数学符号此刻只在他的眼睛里一一掠过,如过路的风景,一扫而过毫无感觉。他知道这件事如果放在苏易轩身上,一定会表现得比自己镇定很多,但是,他韩珉勋是永远做不到喜怒不形于色的,此刻他的脸是危险的红色,简瑞儿说出的每一句话都走入了他的心,让他抓狂,让他想狂叫。

“你知道我最恨的两件事是什么吗?”韩珉勋的声音中明显压抑着强烈的感情,他在制止自己爆发。“我最恨的事,一个是别人拿没有经过我同意就定下的事来要挟我,另一个就是女人冲我大喊大叫!而你,刚好两条都做到了。”

韩珉勋手中抓着练习册的边缘,把它握得皱了起来。简瑞儿的心从刚才的热如炽火变成了冷若冰窟,她的手微微颤抖着试图去摸韩珉勋的头发,嘴中轻轻地念着:“珉勋……珉勋……”

“你最好给我走远点,以后不许随便闯入我的家。你所说的那个婚约,我没有听说过,就算逼死我,我也不会答应,所以你以后不要拿这个来威胁我。”韩珉勋站了起来,将练习册摔倒地上,简瑞儿即将触摸到他头发的手垂了下来。

“但是,你不公平,就算没有这个婚约,就算我们第一次认识好吗?你倒是看看我啊,给我同样的机会啊!为什么你只允许伊米摸你,为什么买果汁的时候你只想着她?我呢?你把我放在什么位置?”简瑞儿的眼泪哗哗哗地一遍遍冲刷着脸,脸上的粉底早已跟睫毛膏混成一团,脏兮兮的惨不忍睹。

听她这么一说,苏易轩诧异了,伊米摸韩珉勋?这是怎么回事?买饮料只给伊米,这……莫非……

“把你的脸擦擦,以后别再化这么浓的妆了,像老女人一样。”韩珉勋依然是没有看她一眼,只从茶几上抓起一盒纸巾放到了她的手上,然后就往楼上走去。

“啊啊啊……!”

简瑞儿蹲在地上歇斯底里地大哭大叫起来。她,作为简家的二小姐,是家里chong爱的宝贝,从小只要她想要的,父亲都满足她。五岁的时候,在父亲给她举办的生日宴会上,她第一次在人群中看到了韩珉勋,这个皮肤姣好,笑容温暖的男孩子。那个男孩子手拿气球对她说:“送给你,祝你生日快乐”。那时她不懂什么是爱情,只是迷恋他眼睛里的那一片温暖,她在想,终有一天,我要将这温暖据为己有,我要他只为我微笑,于是他趴在父亲耳边说:“爸爸,将来瑞儿要嫁给那个男孩子,你能答应瑞儿吗?作为生日礼物。”简瑞儿指着当时正拿着一块蛋糕的韩珉勋对父亲说道。

简董事长看着那男孩,他认得这个孩子,是本市第二大企业的少子,原本他打算把女儿许配给苏易轩的,简、苏两家合作关系一直甚好,两个孩子又是从小认识,若是亲上加亲,岂不皆大欢喜?于是简董事长对女儿说:“瑞儿啊,你不是跟易轩玩得很好吗?嫁给易轩好不好?”

“不,易轩是瑞儿永远的朋友,但那个男孩是瑞儿想要的人。”简瑞儿皱着小眉头倔强地说道。

“那好吧,父亲答应你,父亲会去定下婚约,等你们到了一定年龄,就成婚。”面对女儿的执着,简董事长终于妥协了。他只想要这个小女儿快乐,更何况瑞儿的这个选择并不差,韩氏企业也是不错的。

沉浸在这个回忆中,简瑞儿跪在地上,有气无力地念着:“珉勋,你还记得五岁时的红气球吗?那个时候,你对瑞儿那么好,我现在终于长大了,而你却不要我了……”

没有回答,只有空气中绵延不绝的耳鸣。

苏易轩走过去将她抱起来放在沙发上,叹了口气,走上了楼。

二楼,韩珉勋的卧室。

苏易轩推门走了进来,看到韩珉勋正坐在地上,一脸颓废。

“珉勋,你还是不肯释怀吗?还是因为她吗?”苏易轩盯着他问,这个他最了解的朋友,他又变成了这样。

“你出去,什么都不要说,让我静一静。”韩珉勋没有抬头。

“瑞儿是我的朋友,你为什么这么对她?”苏易轩站在原地没有动,继续问道。今天韩珉勋对简瑞儿的出现表现得太过于反感了,这不正常,平时他不这样的啊。

对啊,为什么?我是怎么了?怎么越来越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了?他思考来思考去,最后只冒出三个字:“对不起。”

苏易轩的心里还有另外一个想法,但是,看着这样的韩珉勋,他问不出口了,他不想让韩珉勋再次情绪失控。

珉勋,你要怎么办?你这个样子要到什么时候?羽晴已经死了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一点都不能释怀吗?

“别折磨自己了,兄弟。”苏易轩坐到了地上,抱住了韩珉勋冰冷瑟缩的身体,紧紧地。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短篇 现代短篇 短篇言情 都市异能
短篇
短篇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短篇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短篇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现代短篇
现代短篇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现代短篇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现代短篇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短篇言情
短篇言情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短篇言情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短篇言情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都市异能
都市异能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都市异能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都市异能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8 联系QQ:2841682202@qq.com